关闭

举报

  • 提交
    首页 > 单页 > 正文

    杨虎城之孙看望杨轻典:他是时代的受害者

    2018-07-10 15:45:04    浏览:7    回复:0    点赞:0


    杨翰专程前往河南,见到了当年参与刺杀祖父的凶手杨轻典,杨得知其身份后,将头扭向一边悄然抹泪。




    杨轻典老人的双手



    编注:杨轻典,河南偃城人,1940年4月考入胡宗南办的西安军校七分校教导团。建国前夕,奉命参与了暗杀杨虎城及家人、随从的行动。文革中,杨钦典因历史问题被判刑20年。1982年,撤销判决,杨回河南老家务农。


    杨虎城将军的孙子杨瀚13日(编者注:2006年4月13日)上午来到河南省漯河市源汇区大刘镇周庄村。他要寻访的人,叫杨轻典,解放前曾在重庆白公馆任少尉警卫排长,1949年9月6日,杨轻典参与了杀害杨虎城、“小萝卜头”等人的行动,也是参与刺杀行动者中目前惟一在世的人。


    这是长久以来的愿望。杨瀚说,没有个人的家族的恩怨,只是为了认清历史,作为杨家后人,应该这么做。更何况,今年是西安事变七十周年。



    1949年,杨轻典曾参与刺杀杨虎城的行动


    周庄是中原大地上一个不起眼的小村落,一座朴素的农家小院,就是杨轻典老人的家。老人87岁高龄了,随孙子孙媳生活,他的大儿子已经过世。


    他声音很低很低:“杨虎城……咋死的不晓得……那些丢人的事……”


    一场沙尘暴刚过,气温骤降,吃过早饭,老人又钻进被窝睡了。孙媳妇喊他起身,说有人来访。很久,老人都不曾出来。


    从黑乎乎的屋里走出,先出现于院内亮处的,是一双枯瘦的手,抖抖地伸着,上面点点老年斑。接着整个人就移出来了,很高,年轻时应该更高些;很瘦,衣服空空地架在身上;有一撮白眉毛耷拉下来,脸上满是褶子,没有表情。


    沉淀着一身历史的杨轻典表情一直很木讷,他只是端端地坐着,不大吭声。问他什么,也是慢悠悠转过头,应答的声音很低,带着上年纪人的颤抖。重孙女说,他耳朵背了。孙媳妇说,是糊涂了,经常不搭理人,问啥也不说。


    杨瀚倾身和老人聊天,让他讲讲过去的事情。经过很长时间的启发,老人蹦出“白公馆”、“渣滓洞”、“中美合作所”等字眼,并说自己是“管理员”、“总负责”。


    杨瀚问,周养浩认识吗?杨轻典说,知道。再问,毛人凤呢?答,见过。又问,杨进兴呢?说,在一起。


    这些,都是当年参与杀害杨虎城一行的人。后来,杨瀚提到了杨虎城。


    杨轻典老人迟缓地说:“那都很久了,都很多年了,那个时候,都忘记了。”他眼睛眯着,望着远处。眼睛眯得很小,看不到眼神。


    良久。


    老人说:“杨虎城,知道啊。不在了。……咋死的不晓得……”


    老人说:“小萝卜头,大了,都五六岁了,都早了……咋死的……”他木然,想。


    又是良久。


    他笑着嗫嚅:“我只是个当兵的……”抹抹眼睛,他哭了


    13日上午,日头一点点高起来的时候,杨瀚就着一本书里根据杨轻典回忆所整理的文章,和杨轻典老人一点点清理那段历史。


    杨瀚问老人:“想起了么?”


    杨瀚又说:“老人家,我就是杨虎城的孙子,我就是来看看你。”


    杨瀚还说:“您想起来了没有,我父亲曾经在重庆见过您,是您告诉我父亲我爷爷是怎么被杀的。后来‘文革’时你在监狱,我父亲还告诉监狱说你确实有立功表现。”


    “你是杨虎城的孙子。”一直把眼光停留在手中书页上的杨轻典,抬起了头,这句话他说了两遍,口齿有些不清。


    “好,好。”老人含混地说着,他看着杨瀚。这是他第一次注视和他交流了足有一个多小时的杨瀚。老人的目光长时间盯在杨瀚脸上,老人开始咧着嘴笑,脸上的褶子更深更密了,包围着那近乎僵固的笑容。老人笑着嗫嚅:“我只是个当兵的……”


    老人沉默着,回想着:“好多都忘记了……”老人把身子侧到背向杨瀚的一边,第一次弯曲了腰,他抬起右巴掌揉了揉鼻子,然后抹左眼睛,然后右眼睛。他哭了。


    杨瀚说:“祝你活到一百一十岁。”……两人握手合影道别


    “没有关系,我只是来看看你,都是历史的问题,不是个人的事,祝你身体好,活到一百一十岁。”杨瀚说。


    “你来,见见我,太好,不容易,我这么大岁数,你也不容易,跑这么远见我。”杨轻典说话很慢,把句子一点点顿开了。


    杨瀚看望杨轻典,为老人带了水果、蛋糕和一瓶产自陕西的酒。


    杨瀚要走了,杨轻典说,以后要常来,常常来。


    两人握手道别,杨轻典老人微颤着嘴唇,注视着杨瀚。他们合影。这是跨越了57年历史的一次见面。



    他为蒋介石站岗4年


    杨轻典是河南郾城县大刘乡周庄村人,1919年出生。1940年为躲避被抓壮丁参加了胡宗南招募的教导团当学兵,后被选送至已迁都重庆的中央警卫团任班长,为蒋介石、宋子文、孔祥熙站岗4年。1944年在一次阅兵中因其魁梧英俊的外貌被时任中美技术情报合作所主任的戴笠看中,选送到白公馆任少尉警卫排长,负责白公馆三个岗楼和狱室的哨岗,并掌管牢门钥匙。


    当年,国民党西南公署把陈然、王朴、罗广斌、周从化等30名共产党员和“民革”干部羁押在白公馆。


    最早与杨轻典接触并开展工作的是陈然。陈然在狱中的凛然正气和审讯室里那种不屈气节,令杨轻典敬佩。加上陈然擅长统战工作,于是两人通过拉家常,谈乡情,讲社会的种种不公平、百姓的痛苦。陈然的话渐渐打动了这名被难友称为“尚未烂到心肺的看守”。


    经过陈然的开导,杨轻典有了悔悟表现,对政治犯开始改变凶神恶煞的态度。无论通消息、传书报总给大家方便。



    我卡住小萝卜头脖子



    1949年4月,解放军横渡长江,占领南京。蒋介石指示毛人凤把重庆集中营的政治犯杀掉一批。8月27日上午,毛人凤布置杀害杨虎城等人,参与的成员包括王少山、周养浩、熊祥、杨进兴和杨轻典等人。


    9月6日,在执行过程中,杨轻典卡住“小萝卜头”的脖子,想闷死他,小萝卜头拼命挣扎,小腿乱蹬。杨进兴看到杨轻典半天弄不死小萝卜头,大骂杨轻典废物,之后凶恶地朝小萝卜头捅了致命一刀。



    他亲手放走了19名革命志士



    1949年,重庆“11·27大屠杀”当晚,杨轻典趁着看守长杨进兴带人去渣滓洞屠杀革命志士之机,下令撤去岗哨,打开牢门,机智地放走了罗广斌等19名革命志士。解放后,他又协助人民政府指认杨虎城父子、宋绮云夫妇及儿子宋振中(小萝卜头)、陈然、黄显声、周均时等烈士的遗骸埋葬地点。


    杨轻典有立功表现,政府褒奖了他,并鼓励他解除顾虑。


    2004年,杨轻典参加了重庆市在白公馆、渣滓洞为“11·27大屠杀”殉难烈士举行的悼念仪式。他颤巍巍蹲下,哭泣,为已故先烈们焚烧了冥币……



    “杨轻典也是时代的受害者”



    杨瀚是平和的,杨轻典在他眼里并不是家族的仇人。去看看杨轻典的念头,杨瀚很早就有。作为杨虎城将军的孙子,他想见杨轻典,打算清理捋顺爷爷的历史、爷爷遇刺的过程,亲历者中就只有杨轻典一人健在了。


    杨轻典老人的反应,杨瀚看在眼里,心中也是有感触的。老人迟滞、木讷,但得知他的身份的时候,老人明显是震惊的,老人注视过来的眼神、尴尬的神情和笑,都说明了老人难以表述的复杂心情。杨虎城亲属的到访,对老人来说也是桩好事,背负了一生的包袱,终于可以在这里,轻轻放下。


    杨瀚感慨,杨轻典老人的状况和他之前想象的差不多,生活很艰苦。杨瀚对杨轻典最深切的感受是:怜悯。他说:“我觉得他可怜,应该怜悯他。是对这代人,这样的人的一种感情。他其实是时代的受害者,当然也是幸运者。”


    0
    !我要举报这篇文章

    声明 本文来源:山东大众传媒网,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转载的其他来源的文章不代表本站完全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本文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